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熟無雅的博客

晚风吹来快乐的歌声。。。。。。

 
 
 

日志

 
 
关于我

教书是主要的工作。因为杂事纷扰,只能间或写一点东西,回顾自己平凡的人生,对现实发一点草根的声音,借以和善良的朋友们交流生活的感怀和积累着的思想。

那长满青草的池塘(六)  

2008-11-11 03:33:45|  分类: 那是我生长的地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大工厂,围墙外的生活区有青云湖和白云湖一大一小两个相邻的姊妹湖,而在围墙里面的生活区和生产区,却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池塘。这所有的水域,有的养了鱼,有的没养。养了鱼的,有的被管得紧,有的却无人管。有的准钓,有的不准钓。有的时候哪个池塘也不准钓,有的时候又钓鱼成风,没一个准,全看政治风向和工厂当权人的喜好。有的时候厂里一旦禁钓久了,大家就都知道,那池塘里的鱼儿越来越多了。于是,在运动稍一缓和的间隙,大家便会在某一个的周日,忽然一下子拥到池塘边。

我记得厂里刚军管,进驻的军代表三令五申不许钓鱼,但时值柳绿桃红,但凡爱钓之人,是决不愿错失这垂钓的黄金季节,因此,偷钓依旧蔚为成风。

那一天,一场春雨之后,正是极好的垂钓天气,我兴致勃勃地扛着鱼竿,去到了青云湖。走到湖边,我很惊讶,整个湖岸居然没有一个人!这不对啊?我很是纳闷。有认识的路人对我说:刚才军代表来了,人都跑了,你还敢钓?

我自然是怕的。但又禁不住诱惑,犹豫再三,还是去到了白云湖。这个湖隐蔽,离着工厂大门也更远一些。

整个的水域,就我一人,心里很是忐忑不安。

然而,春雨过后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连鱼儿也感受到了,它们一个劲地踊跃咬钩。我沉浸在快乐之中,不一会,就钓上了十来条。就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是谁家的孩子?”

我被吓了一跳,回身去看,一个军人正蹲在我身后的高岸上。他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簇新的草绿军装,腋下夹着一件军雨衣,显得仪表堂堂。他,就是这个厂里新的最高权威!显然,他已经在我的身后蹲着有了一会,因为我太专注,竟然没有察觉。

他继续问我是谁家的孩子。我很窘迫,垂头无语。他只好自己说了:你是谁谁的孩子吧?他说出了父亲的名字,原来他是知道我的。我只好回应。

接着,他对我说了一通道理,再问我能不能把鱼倒进塘里。

妈呀,这怎么可以?我无力的争辩,说我钓到的鱼是野生的。他极有耐心,坚持要我把鱼放回水里。他站起身来,俯视着我,这使得他更是显得高大英武。作为一个男孩,我此时大概正处于崇拜男性力量的阶段,因此,我对于来自这个权威的仪容和威慑力感到那么的真切。

军代表是哈尔滨人,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嗓音极其悦耳。他做报告时,厂里面很多人都爱听。可是此刻,我无心听他说什么,只盼他手下留情,能够放过我的鱼儿。但他是那样的有耐心,依然不露声色地规劝我,坚持要我将鱼放回池塘。我感觉自己象一只任他随意控制的宠物,在他的审视下被他戏耍。我脆弱的灵魂难以再承受来自于这个权威的压力,只好眼泪巴巴地将鱼全都倒进了池塘。

军代表满意地走了,剩下我独自在湖边沮丧。

此一回,我是败走麦城,但随后,我便有了过五关,斩六将的过瘾、痛快,和辉煌!

那一次,爸爸对我说,“五、七”生产队队部的那塘里鱼儿很多。爸爸车间的侧门正对着它,他知道那池塘已经好多年没干。就因为王贵,见谁钓鱼都骂,大人们都不好意思去。爸爸要我去试试。哈哈,爸爸一定是想鱼吃了。

王贵,一个东北红脸汉子,南下干部。因为文化不高,脾气不好,加之好酒,所以只混到一个“五、七”生产队的队长,居然还是一个副的。这个人不论我们何时见到,都像个醉人,满眼的血丝。他嗓门极大,走路从不看人,也不和人打招呼,老是耷拉着脸子,仿佛与世界人民有仇,小孩子见他都怯。想想看,这样的人守塘,那就是一尊凶神,谁不怕?但我却禁不住诱惑,更想为爸爸的胃口做点贡献,便冒胆去了。

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天正下着小雨,我悄悄走近池塘,在一个隐蔽的树丛后面蹲下。池塘正如爸爸所言,鱼儿真多,几乎不用等待,钓饵放下,鱼儿就咬,几乎都是二、三两重量一条。

我钓得兴起,便不管不顾,站起了身;因为蹲着,实在不便。起了身,便暴露了目标,我能看见不远处的王贵,不时地从“五、七”生产队的办公室进进出出。突然,他看见了我,大声地叫嚷起来,我都能感觉到他脸红脖子粗的神态,心里便一阵阵的胆寒起来,随时准备鼠窜而去。可是,他只是站在那里唠叨,却并不前来。我便硬起头皮,故意充耳不闻。

他骂过一阵,见雨大,便进了屋。我紧张的心稍微松下,继续专注垂钓。

哥哥不知什么时候溜了过来,看见我钓到那样多的鱼,格外惊喜,他陪我钓了一会,劝我回家。我实在不舍,要他先把所钓的鱼带回,我要继续过足我那难得的鱼瘾。

雨一小,王贵又出来了。他对着我,又是唠唠叨叨的一大堆,他多数的话我听不清楚,心里却一阵紧似一阵。但我报定一个信念,只要你不过来,我就不走。他骂完,进进出出又忙碌着一些事情。不久,他拎着饭盒去食堂打饭,边走,便气鼓鼓的向我唠叨。我心里反倒松了下来,因为这中间至少有半个小时,我是没有压力的。

当王贵打饭回来时,却没再说话。这个酒鬼,大概正急着去抱他的酒瓶,已经顾不上我了。这次直到天黑,王贵再没出来,他大概已经醉去。我却直到天黑得看不见浮漂,才收竿回家。

嘿嘿,只要壮起胆而来,王贵这尊凶神,其实并不那么可怕。

到家,哥哥将我钓的鱼放都放在家中洗衣服的木盆里,足有七八斤!这就是我过五关的辉煌,是我最有成就的一次垂钓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