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熟無雅的博客

晚风吹来快乐的歌声。。。。。。

 
 
 

日志

 
 
关于我

教书是主要的工作。因为杂事纷扰,只能间或写一点东西,回顾自己平凡的人生,对现实发一点草根的声音,借以和善良的朋友们交流生活的感怀和积累着的思想。

我的爱犬—拉克的故事(6)  

2008-06-29 01:18:37|  分类: 晚风吹来快乐的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爱犬殒命

许多孩子经过我家附近,总喜欢逗狗,狗一叫,孩子害怕;怕了就跑,狗便会追,于是时常就有了伤害事件。其实当狗在吼叫时,只要你站着不动,或者装作置之不理的样子,慢慢的离开,狗一般是不会咬人的。但是许多人都不懂得这个应付的简单方法。

工厂里提意见的人越来越多,也有告上门的。父母给好几家人道了歉。

拉克凶猛,但绝不是恶犬。牠也不像其他人家的狗,欺生怕生,无法亲近。拉克经过我的训练,有很驯服的一面。任何一个生人,只要不招惹牠,牠一般不会主动出击。而任何人只要和我在一起,或者我把狗权交给他,拉克就会认他为友。但是啊,我却无法让满世界的人都认识我,去和拉克做朋友。

一日午饭后,母亲要我进城,已经不记得是要我去办什么事。等我晚上回来,天色已黑。家人都已饭毕,母亲招呼我吃饭。她将温好的饭菜给我端来。

我出去了小半天,没有看见拉克,便想牠。忙唤,只是不见牠的身影。我房前屋后,院里院外找了个遍,依然没有。

我问母亲,她支支吾吾,只是殷勤地劝我吃饭。我疑惑地坐到桌前,看见一盘青椒肉丝,那肉发黑,显然不是猪肉。我问母亲,是什么肉?母亲又支支吾吾,说那就是猪肉啊。

母亲的神态,和母亲反常的热情,都显得异常。我立刻警觉起来,逼问道:“是不是你们把拉克杀了?”

母亲知道无法再瞒,便告诉我说,拉克确实被杀掉了。我听了如雷轰顶,一时说不出话来,气急地跑进房间,“嘭”地把门关上!

我坐在房里,心中悲伤,半天无语。之后,母亲进来,小声地和我细说原尾。

她说,拉克咬了太多的人,很多人把意见提到厂里去,是厂里找了她,要她把拉克处理掉。虽然母亲在和我说着这一切的时候低声轻语,但我只能是气鼓鼓的,没敢大声发作。

在我的记忆中,那是母亲唯一一次对我这个儿子,那样轻声的说话;也是唯一一次,对我流露出歉意的神色。

我无法过于发作,只好一人独自悲愤。

拉克就这样地走了。

事后,我知道了拉克被谋杀的细节。

母亲故意要我进城去办事,然后叫来了刘忠林,也就是那个摸鱼神手。这个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酒肉之徒。他在袖里藏着一根绳子,来到我们家,在母亲的掩护下,假装和狗亲近,趁拉克不备,突然用绳子套住拉克的脖子。。。。。。

拉克的体重足有五、六十斤,母亲只要了一块狗肉,说是做给我们父子吃,其它的都进了刘忠林一家人的肠胃。

拉克的死,其实是我害的。如果我不把牠训练得那样勇猛,牠就决不会丢命,牠一定能活,就像其他人家的狗那样,平庸的活着。但是,那还会是我的爱犬拉克吗?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