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熟無雅的博客

晚风吹来快乐的歌声。。。。。。

 
 
 

日志

 
 
关于我

教书是主要的工作。因为杂事纷扰,只能间或写一点东西,回顾自己平凡的人生,对现实发一点草根的声音,借以和善良的朋友们交流生活的感怀和积累着的思想。

红色文学,红色印记   

2008-08-13 18:28:37|  分类: 今天讲那过去的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童年,那些和书有关的故事(之四)                                  

 文革爆发,学校停课;没有学上,也就没有书可看,因为孩子们小裤兜里的课外书籍失去了校园这个集中交换和流通的场所。许多和文化有关的活动也被停止,一切和文化有关的东西都遭到了封存。我记得隔楼的四毛,兴冲冲地率先在院子里破自己家的“四旧”,把他们家一些玩具瓷器,如那些猫狗猪鸡鸭鹅什么的,拿到院子里统统砸了个粉碎。孩子们也都学样。我记得我们家有一套玲珑可爱的八珍猫却被保留了下来,原因是我们都十分喜欢那套极其精致的小玩意,舍不得将它们去粉身碎骨。这物件,在今天已经难以看见了。

文化的河流,一夜之间,被严寒冻结了起来。

无数不再上课的孩子都在折腾。

我记得我们这些小屁孩也一起跟着起过哄。

一次,听说校长要和一些老师出去串联。我跟着哥哥、四毛等高年级的孩子,一起跑到路上,拦住这些打算出行的老师,不许他们走。很奇怪,校长和老师的权威,竟然一夜之间便荡然无存。在我们的阻挡之下,他们也不训斥,很老实地任由我们犯上作乱。可我们那时还是一群小学生啊!

在那个时代,政治运动所具有的威慑力是那样巨大,令到原有的一切规范和秩序都被冲垮,以至于连孩子们也仗着政治的撑腰而胆大妄为,无所顾忌。

我们小学生还好,只是在家门口小小的折腾。中学以上的学生就远比我们狠了,他们折腾到了全中国。姐姐那时也就是个初一学生,竟然和一帮同学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见到了毛主席。她从北京回来,给我们带了一些火烧和窝窝头。因为时间久了,那火烧和窝窝头又黑又硬,而我们却觉得特别的好吃,啃得津津有味。之后,她又随同学去徒步串联,谓之曰“徒步闹革命”。还好,这次她折腾得不算太远。比起那些一直徒步走到北京去的,她们只是去了红色故都瑞金,行走了六百多里地。

这样的大串联在全国范围铺开,那真叫一个乱!在今天看来,那简直就是一次全国人民的免费大旅游,是社会主义的福利。

听大孩子讲他们串联的见闻,真是一件兴味无穷的事情。可是,折腾过后,就是寂寞无聊。正好,有孩子传话,说厂部的图书管里面有很多书,谁谁去偷了。于是一日,我跟着哥哥、四毛等一帮高年级学生,也到大礼堂舞台边上的图书馆,去行窃。

图书馆的门上被造反派贴了封条,但有的玻璃窗已被打碎,我们爬上高高的窗台,就从那破窗里一个个的钻了进去。图书馆的里面弥漫着一股粪便的臭味,那都是淘气孩子的所为。

属于工厂俱乐部的各种乐器,散乱地丢弃在图书管库房的各处,上面布满灰尘。小军鼓的鼓面豁着奄奄一息的大口,小提琴的琴弦则痛苦地搅成一团;倾斜的书架在摇摇欲坠地喘息;而地面上,那满是踩着鞋底的书籍,更是在痛苦地呻吟。一派劫后的狼藉景象。

我们轻声屏息,翻找挑选着适合自己看中的东西。那时候的我、及其他孩子们,还看不懂外国文学名著,挑的都是国产作家的书。因为胆怯,也不敢多拿,我只选了两本《红旗飘飘》。

我所以偷了这样的书,全是被目录上的各种军衔所吸引。那些作者里面都是赫赫有名的元帅,还有大将和上将!这些与战争与军队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对男孩子永远都有着特殊的吸引力。

《红旗飘飘》是一套丛书,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一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本,都是开国元勋和名将们的回议录。这些文章写作技巧高超,除了有很强的史料价值外,其实都是非常优秀的文学作品,读着惊险曲折,又很有趣味。我阅读生涯中的第一部大部头的书,就是从它开始。当第二次再去偷时,《红旗飘飘》已经没有了,我选择了《红色风暴》。

   《红色风暴》也是一套丛书,性质和《红旗飘飘》一样。所不同的是,《红旗飘飘》的作者大都是中央一级的人物,军衔最低都在中将;《红色风暴》的作者则主要是江西籍的老红军们,写的是他们在江西革命的历史,由江西出版社出版。在内容上,两本书也有所不同,《红旗飘飘》包含了对所有革命战争时期的记录,《红色风暴》则只回忆了红军时期。这是因为,自红军长征后,中国革命的舞台,就由江西转移到了北方的缘故。

《红色风暴》虽然缺少全景式的恢宏历史画面,其中多以回忆南方红军三年游击战争为主,但在内容上一样精彩可读;并且因为是局部的革命活动,因而人物、事件、过程写得更具体细微,我因此反而记住了里面的一些文章。《潘虎》就是其中的一篇。

这篇回忆文章很著名,作者是当时江西省的副省长邓洪。因为这篇文章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性,便被当作了成人写作课的范文,我后来在建成爸爸速成中学的语文教材里就再次读到过它。

留给我记忆最深的应该是段焕竟的回忆文章。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里面写了一位叫发姑的女红军战士。作者简略地触及了他和发姑之间的感情。在所有革命回忆录中,我从没看到过有涉及爱情和个人感情的内容,段焕竟的回忆录属于绝无仅有。当时读到,即觉得特别,又很希望看见他们美满的结局。但作者最终还是回避了,成为我那时读完那文章的一个遗憾。

读了不少革命前辈的回忆录,自然地接受了红色的熏陶,这让我对革命、对共产党、对毛主席有了一些很感性的认识,尤其对那些为信仰、为劳苦人民献出生命的先烈特别地崇敬。我的肤浅理解和简单的敬仰很单纯,但却是固执的。特别是对红军,以至于对“红军”这个词,我都觉得无比的神圣。如果说八路军打日本鬼子,给了小时的我以勇敢的特征;那解放军三大战役的辉煌和胜利,留给我的则是了不起的惊讶和赞叹;而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等等一系列艰险奇绝的历程,给予我的则是无法比拟的惊叹和崇拜,甚至会让我热血沸腾。

红军,那是一群怎样的人啊?!那是一群集合了人类一切优秀品质的特殊的人。他们信念单纯、理想坚定、无私无畏、意志顽强;他们不怕艰险、忠诚为党;他们可以为着我们这样一些无关的后人,可以毫不吝惜地献出自己年轻的生命!而红军作为一支军队,又是那样伟大卓绝,神圣无比;它勇猛无敌、不可战胜;它英勇无畏、攻无不克;它忠于人民,正义无邪。。。。。。总之,红军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一支超越人类历史上一切军队的最为神圣伟大的军队。

我童年的心灵,就是这样被烙上了红色的印记,一辈子也无法抹去。

因为《红旗飘飘》里面有很多被打倒的开国元勋,在文革其间居然也被列为了禁书。但有一些红色文学好像并没有被严格禁止。因此,在以后,我又阅读到了专以写苏区斗争为题材的著名作家王愿坚的一些短篇小说。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他的《党费》,这篇小说还被改编成电影《党的女儿》。我还阅读到了专以写胶东革命斗争为背景的著名小说家俊青的一些小说,如他的《交通站的故事》、《黎明的河边》等。俊青小说最感动人的人物似乎一律都是老大爷,如《交通站的故事》里面的老交通,《黎明的河边》里面的小陈的父亲,还有为挽救大堤,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漏洞而死去的老水牛爷爷。

这些红色文学都有一个共性,表现的都是人民和党、和军队之间的血肉关系,里面的人物和故事,读来无不令人感动、敬仰,和震撼。这些东西啊,真值得现在的人们,尤其是那些高官权贵们好好的再去读一读。

红色文学雕琢了我童年的灵魂,给了我信仰和信念这样一些东西,还给了我是非善恶的标尺,直至如今,依然不曾改变。我以为,即使是现在的孩子们,仍然很有必要去阅读这些非常有意义的书籍。因为那些东西,是我们民族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是令敌视我们民族的一切势力最为害怕的一种力量,我们决不应该将之丢弃和遗忘。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2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