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成熟無雅的博客

晚风吹来快乐的歌声。。。。。。

 
 
 

日志

 
 
关于我

教书是主要的工作。因为杂事纷扰,只能间或写一点东西,回顾自己平凡的人生,对现实发一点草根的声音,借以和善良的朋友们交流生活的感怀和积累着的思想。

回忆我的青葱岁月——那一年,我那毕生难忘的高考啊(二)  

2012-06-24 13:16:26|  分类: 回忆我的青葱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八年春上的农忙过后,林场派我出差回南昌去弄化肥。我的父亲那时处于靠边站的地位,但他的一些老关系在一些事情上还能起到某种作用。因此,林场时不时的会派我回城去弄一些计划内的物资。

回到家中,为了下一届我是不是还去参加考试,我与我的父母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他们坚持要我考下去,我则强调各种理由,执意不愿。一方面我身为典型,每天起早贪黑,活比任何人干得多干得累,毫无时间与精力去复习;另一方面我的确也缺乏再次走向考场的自信和勇气。因此,我希望父亲动用他以前的关系,将我调离农村。我一厢情愿的想法没有得到父母的认可,他们的意思很明确:你想回城,就只有去考,走其他门路,无能为力!

 几番争执,让我在父母面前无计可施。他们的态度令我在极度失望中又感到非常无奈。这种心情一直左右着我的情绪,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中,等来了七八年高考的临近。

凡是在生产队插队的知青,但凡想去考场一搏的人,早就以各种方式离开了农村。在这方面,他们比我们点上的知青更有优势,生产队对他们来说一般没有太多的约束力。在各地许多管理松散的知青点,人也都基本走空了。而在我们知青点上,我们依然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体力活,没有谁为了考试可以特殊。需要考试的知青们开始强烈不满,一些毫无学业基础的也跟着起哄,林场的老俵已经摁不住了,便和带队干部制定了一个方案,由带队干部出题进行一场文化考试,通过考试的才可以参加高考复习。结果,那些吵得最凶的知青连考试也没敢参加,只有不到十个知青通过了考试。但林场老俵给与的条件却不值一提,那就是在考前的那一个月里,可以不出早工。

现在的年轻人未必懂得早工是什么意思。在农村,一天的出工时间分成早中晚三个时段。早上五点来钟出早工,到八点左右收工吃早饭;九点左右开始出上午工,一直干到接近中午一点,这个时候可以有两个小时的午饭和午休时间;下午三点左右,出下午工,一直干到天近黑收工,一天要劳作十几个小时。我们所争取到的复习时间也就是省去了出早工。

七八年的高考时间定在七月二十号。在时间进入七月上旬后,酷热难耐的“双抢”战斗便开始了。在中国农村,都有抢收抢种的时刻,那是农民一年之中最为忙碌辛苦的日子。比较中国的南北农村,我以为其中最为艰苦的,莫过于南方农村的“双抢”。它除了辛苦劳累腰酸背痛缺乏睡眠之外,那种酷暑中的上晒下蒸实在是北方农村所体会不到的感受。

晚上,煤油灯下,要克服一天辛劳的倦意,复习着从家里带来的简单资料;白天,则除了早上可以比平时稍微晚起,依旧要去酷暑中参加“双抢”。都要高考了,却不可以有复习的自由和时间,每天还要去干近十个小时的重体力劳动,这恐怕让现在的年轻人无法理解,也无法想象。可那却是我们那一代人的境遇。

七八年的高考做了一些改革,就是在体检分数线公布之后,考生再根据自己的分数情况填报志愿。七七年是预先填志愿再考试。这让我记起一件事。在七七年考试之前,我出差回家,遇见两个中学同学也准备考学。两位是军干子弟,父亲都是将军级别,平时在学校读书没见用过功,其程度也就比认识二十六个字母多点吧。听他们卷着舌头夸夸其谈,议论着是考北大好、还是清华好,一时间把我惊呆。他们把考大学当作是挤公交车,好像谁挤得上就谁上似的。

在我的各门科目中,我只有语文和作文还差强人意;数学和哲学基本看不懂,历史和地理没学过,基础实在有限。复习中,我在陌生的知识面前,怎么也体味不到如饥饿的婴儿吮吸乳汁般的快乐;快乐着的,只有那些轮番吮吸着我鲜血的蚊虫。在农村只知埋头苦干的几年,远离书籍和课本的时间太久,我已经失去了自学和从学习中获得乐趣的能力。头脑已经变得空荡,思想也在苍白,今天想来,有些悲哀,但那却是我临考前的真实状态。

高考的时间到了,我的母亲作为单位知青办的负责人,亲自来到县里为点上的知青们督阵,但她其实主要是为我而来,因为她是放心不下我。感谢母亲大人!

第一天上午考语文,看到作文,心里就坐了蜡。我写写记叙文尚可,但这次是要求将一篇没有逻辑的文章进行要点归纳,这是我从来也不曾尝试过的写作。语文的考试自是很不理想。中午饭毕,我和母亲在她县委招待所的房间里午休。下午是政治,母亲拿过复习资料,说,再复习一下,我问你答。就是我们母子中午这么随意的翻翻聊聊看看说说,居然抓住了下午试卷中的两道名词解释!乖乖隆滴东,这是多幸运的事啊,亏得我母亲大人督阵有方!

记得在考地理之前,母亲又督促我用午休时间再温习温习,我也不知该看什么,只是随意的翻了翻资料中南北半球季节的对应关系。及至看到发在手里的试卷,立时狂喜,一道三十分的题目啊,考的正是我中午复习到的知识。苍天啊,大地啊,幸运之神在向我招手了啊!然而好运不常,到考数学时,幸运之神却再没光顾。记得我只做了前面的几小题因式分解,也不知答对没有,其它的则一概不会。那是最令我沮丧的一场考试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